“高收低租”倒貼錢?房東房客兩頭“坑”

來源:三湘都市報作者:時間:2020-08-13 查看數:0

8月12日,長沙中天廣場22樓,長沙首威科技有限公司大門緊閉,早已人去樓空。 記者 葉竹 攝

“我每天都在吃頭痛藥,為了這個事情維權,工作都沒辦法正常進行了。”8月11日,余女士向三湘都市報記者投訴稱,她從長沙一家中介公司以一次性付年結租金的方式租房,可現在中介公司已人去樓空,房東因為沒有收到月結款項,表示要斷水斷電強制收房。

記者了解到,與該中介公司簽署了房屋租賃合同的租客有上百位,他們唯恐和余女士一樣,面臨被迫“流落街頭”的境地。

租客

交了一年租金,卻遭房東強制收房

8月12日上午11時許,三湘都市報記者來到了余女士提到的房產中介——長沙首威科技有限公司所在的長沙芙蓉區中天廣場22樓的辦公地點,十余名租客聚集在公司緊閉的玻璃大門口。從外往里望,公司內只有幾個垃圾桶和空蕩蕩的桌椅。

一名租客介紹,“我上個星期來,這兒就已經空了。據說這個中介改頭換面后,又在樹木嶺開了一家公司。”記者通過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查詢到,長沙首威科技有限公司位于勞動東路139號新城新世界第三期;長沙首威科技有限公司芙蓉分公司則位于定王臺街道五一大道中天廣場22樓。目前二者仍處于存續登記狀態。

“因為要進行畢業實習,我就在網上找到了這家中介公司租了實習點附近的房子。”余女士告訴記者,她從今年7月6日入住,剛住一個多月,就遭遇中介公司關門“跑路”,“房租交了一年,現在我擔心沒有地方住。”

據三湘都市報記者了解,和首威簽訂房屋租賃合同的大多數租客都是剛畢業走出校門的年輕人或在校大學生,年付租金從1萬余元至3萬余元不等。記者從一名租客手機上看到,一個名為“首威租客維權群”的微信群內有近200人,另一個“首威維權群”中有400余人,都是和該中介公司有關的長沙租戶和房東。眼下,中介公司人去樓空,這些房東和租客損失或達上百萬元。

“目前已有房東強制上門讓租客搬離,未提供任何法律文書,就想強制收房。我們現在是房子沒得住,租金也要不回來。”租客劉女士表示,希望有關部門能找到這家中介公司,“給我們租客一個說法。”

“昨天中午下班回家后水和中央空調都被房東斷掉了,經過協商在晚上10點多來了水電。”余女士說,“業主也同意見面商談。”

房東

只收到月租金,中介高收低租

三湘都市報記者聯系到委托首威租出名下房屋的一名房東、長沙芙蓉區泉昇同福公寓業主李女士。

“我跟房產中介簽的合同是2200元一個月,一月一收。而租戶跟首威簽的合同是1400元一個月,一年一次性結清。很明顯,中介公司通過高收低租以及月付年收的方式來套錢。”李女士語氣中透露著無奈,“確實有個別房東無奈之下斷水斷電或者強制讓租客搬離,但我還是希望跟租戶協商,中介未給我的月租部分,租客能補齊差價給我。”

記者隨后聯系到長沙首威科技有限公司芙蓉分公司負責人彭璟。“長沙公司只是一個分公司,所有的財務和出納事務都由成都總公司在管理。”他透露,“成都的總公司和全國其他分公司也都是停業關門的狀態。”■記者 葉竹

說法

租客可繼續租住

房東無權驅趕

中介公司無法給出滿意回復,租客們隨后來到長沙市芙蓉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定王臺工商所反映情況。工商所所長劉凌春表示,“我們會進一步跟進進行調查,如果消費者反映情況屬實,公司已經不在核準登記的地址經營的話,我們會把它納入經營異常名錄。如果涉及詐騙犯罪,建議消費者直接向公安機關報案。”

租客劉女士撥打了定王臺派出所的電話。警方回應,“在公安機關完善處理好這起事件之前,所簽房屋租賃合同仍在有效期的租客可以繼續住。如果出現有房東打擾租客正常居住的情況,租客可以向租房所在區域的派出所報警。”

對此,湖南萬和聯合律師事務所李健律師表示,依據《合同法》第六十四條規定,租客理論上只要自己對二房東履行了付租義務,就不構成違約,原房東無權直接驅趕租客。

提醒

中介“高收低租”

屢爆雷,要警惕

數百名房東租客遭受財產損失,這已經不是市場上首次出現“高收低租”的中介公司“爆雷”。近兩年,很多以此方式運營的公司涌入長租市場,快速擴張,其風生水起的同時又雷聲四起。那么租客和房東如何保障自己的合法權益呢?

李健提醒:建議租客和房東選擇比較大一點、正規的中介公司去租賃和委托出租,因為它規模比較大,抗風險能力比較強。同時,也應該注意避開出租價格明顯低于其他中介公司或者明顯低于市場價格的中介,以免長期利益受損。

來源: 三湘都市報

相關新聞
人妻 高清 无码 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