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訪|超低價“名牌口紅”何來:直播帶貨背后的造假生意

來源:澎湃新聞作者:時間:2020-08-14 查看數:0

根據做工細節好壞之分,以幾毛錢至5元錢不等的成本,就能造出一支正品需要三四百元的假口紅。經過造假者的分銷,這些假口紅通過微商、直播帶貨、網店、線下門店等渠道流入市場。

近日,澎湃新聞暗訪調查發現,在日化產業旺盛的廣東汕頭市潮南區,口紅造假成為“公開的秘密”。YSL (圣羅蘭)、Dior(迪奧)、Armani(阿瑪尼)、Lanc me(蘭蔻)、Estee Lauder(雅詩蘭黛)、TOM FORD(湯姆福特)等品牌口紅在此均可灌裝生產。

造假者進夠色粉、油脂、蜂蠟、香料香精等原材料,通過打版、調粉、模具灌裝、冷凍成型、包裝等程序,造出一支支假冒名牌口紅。多名造假者聲稱,他們做的“貨”都是一比一仿制,做工細節經得住細看。他們給記者的樣貨中,仿制的口紅與正品外型相差無幾,底部也有防偽噴碼。

記者收到的各類樣貨,涵蓋MAC、Dior、YSL、雅詩蘭黛、紀梵希、蘭蔻、愛馬仕、TF等品牌熱銷款口紅,正品價格從近200元到400多元不等。

記者收到的各類樣貨,涵蓋MAC、Dior、YSL、雅詩蘭黛、紀梵希、蘭蔻、愛馬仕、TF等品牌熱銷款口紅,正品價格從近200元到400多元不等。

高額的利潤,讓造假者繼續鋌而走險。一些銷售者通過抖音平臺直播帶貨,將購買者導入電商平臺。這些抖音賬號往往晚上直播賣貨,第二天相關賬號即被廢棄。

抖音方面表示,針對“低價售賣正品口紅”的現象,根據平臺規則規范已對4000+個達人賬號實施封禁電商權限處罰,對200+個商家進行了清退罰沒保證金。

公開資料顯示,我國是全球第二大化妝品市場,近年來市場規模年均增長率達10%以上。化妝品假冒偽劣和非法添加問題,是消費者關注的熱點。今年以來,國家藥監局四次通報,停止銷售了237個批次的假冒化妝品,涉及多個知名品牌。

值得注意的是,國務院6月29日頒布的《化妝品監督管理條例》,將于明年1月1日起施行。《條例》在打擊假冒偽劣和非法添加化妝品方面作出一系列新的規定,保證產品的可追溯性,避免形成監管盲區。

“幽靈”直播間里的低價口紅

“券后價39元、臨(保質)期銷售、工廠直銷、質量保證。”張玉清(化名)被一個名為“@小牛牛”,售賣“TF”口紅的抖音賬號吸引。

抖音賬號@小牛牛 直播低價售賣TF口紅,導入電商平臺后,價格只需正品的十分之一,最終消費者收到貨發現為假口紅。

抖音賬號@小牛牛 直播低價售賣TF口紅,導入電商平臺后,價格只需正品的十分之一,最終消費者收到貨發現為假口紅。

價格是正品的“十分之一”,商家所展示口紅膏體、外觀包裝和看起來正品一模一樣。點擊直播間的鏈接,跳轉到的電商平臺購物頁面,張玉清下了單。

但收到貨后,她仔細辨別,發現貓膩:“香味有點沖,銀色的口紅管子也有斑駁黑點,外包裝印制的字樣歪著。”張玉清讓品牌專柜工作人員查看后,驗證了自己買到了假貨的猜測。

張玉清遇到的情況并非個例。澎湃新聞調查發現,在抖音上,與張玉清遇到的類似賬號不少,多個賬號通過短視頻展示、介紹可“券后低價”購買品牌口紅,晚上進行直播帶貨。

“限時限量,券后39,直播間來秒。”抖音賬號@dy312phsz368 發布的短視頻中,展示了包裝精美的Dior熱銷款色號口紅。賬號頁面介紹,晚上8點半到11點半,粉絲可在直播間下單。

多個賬號的直播時,真人往往并不出現在鏡頭中,只是不斷有聲音傳出,強調口紅的低價和正品質量。針對低價,他們往往給出的解釋是:臨期(保質期)售賣,但保證貨品質量。粉絲跳轉到電商平臺,領取優惠券,最終購買價格只需正品的十分之一,甚至更低。

蹊蹺的是,這些晚上直播的賬號宛如“幽靈”,直播完第二天,便會注銷或關停。消費者收到貨后,發貨地址多顯示為廣東汕頭市潮南區。

8月12日,針對“低價售賣正品口紅”的現象,抖音方面表示,平臺已經完成了專項打擊,通過品牌關鍵字、低價等維度回掃商品,并利用同人團伙,近似圖片、LOGO、達人、直播間等技術手段識別假貨,根據平臺規則規范對4000+個達人賬號實施封禁電商權限處罰,對200+個商家進行了清退罰沒保證金。

除了直播帶貨,在貼吧、微博、網絡論壇等處檢索“低價口紅”,澎湃新聞發現,有大量留言或者網帖聲稱出售低價名牌口紅,甚至直接標記“仿制、高仿”。

以“低價口紅”檢索發現,有大量網帖發布“一比一”仿制口紅的內容,多位聯系者聲稱貨來自汕頭潮南,在廣州白云售賣。

以“低價口紅”檢索發現,有大量網帖發布“一比一”仿制口紅的內容,多位聯系者聲稱貨來自汕頭潮南,在廣州白云售賣。

在一個名為“伊人微商網”的網站,發布有大量含帶“高仿、口紅、原單、A貨”字眼的網帖,多位聯系人聲稱,貨源質量保證,“一比一”仿制。昵稱“美婷美妝”的微商在其微商相冊發布有諸多低價口紅的圖文,“香奈兒限量紅管口紅,25元/支;TF銀管07號口紅,55元/支;雅詩蘭黛傾慕口紅,35元/支;MAC鋁管透明口紅65元/支”。

一名微信昵稱為“美婷美妝”的微商相冊,聲稱“貨”來自汕頭潮南區,相冊發布有各類低價仿制口紅。

一名微信昵稱為“美婷美妝”的微商相冊,聲稱“貨”來自汕頭潮南區,相冊發布有各類低價仿制口紅。

其對澎湃新聞稱,他們家工廠在潮南,但在廣州做生意。和其他家做的仿貨一樣,他們之間彼此做法、用的原材料差不多,主要是口紅管的質量、做工會不會留痕、匹配度高不高。“上百支拿貨,MAC可以給到17元,黑管Dior給到23元,紅管看量多少。”

一名自稱“貨”來自汕頭潮南區的微商向記者展示自己仿制的口紅做工細節。

一名自稱“貨”來自汕頭潮南區的微商向記者展示自己仿制的口紅做工細節。

在記者表示想要進廠看看情況后,對方堅決表示,“生人”不帶。

“接頭”看貨:廣東小鎮多有制假現象

廣東汕頭市潮南區,位于汕頭西南部,是當地工業強區。

潮南區政府官網發布的“潮南區2019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執行情況與2020年計劃草案的報告”顯示,日用化工與文教用品、塑料制品產業產值占全區規上工業總產值80.7%。

在潮南區和平鎮,記者以“批發代理,尋找優質貨源”為由找到當地一位從事化妝品代工生產的馬姓老板。

對方介紹,潮南區做化妝品生意歷史悠久,和平鎮分布的企業較多,但其中“魚龍混雜”。在利潤驅動下,當地一些人從事化妝品制假售假生意,口紅便是其一,“大牌的都能在這里造出來”。

和平鎮從事化妝品生意,熟悉當地造假行情的馬姓老板帶記者參觀制作口紅的機器配件。

和平鎮從事化妝品生意,熟悉當地造假行情的馬姓老板帶記者參觀制作口紅的機器配件。

他坦言,自己曾經做過假,但后來收了手。前幾年當地造假現象比較普遍,最近幾年,外地警方不斷來此打假,打了很多窩點,“前一陣,警察抓了一百多人”,他的幾個朋友都已經被抓。

該馬姓老板帶記者參觀了生產BB霜、口紅、乳液、睫毛膏等化妝品的加工車間。他介紹,相比于其他化妝品,做口紅比較簡單,一次性買上幾臺配套機器可以用許久,其他程序便是調和色粉、灌裝、冷凍成型及包裝。

馬老板工廠車間的空氣中各類色粉味道混合,半蛇皮袋色粉堆放在角落,旁邊的攪拌桶中裝滿用色粉和油脂等調和后制成的鮮紅色口紅膏泥,一排灌裝模具沾滿口紅膏泥,被隨意丟在臺子上,腳下則是一臺快速冷凍成型的機器。

攪拌桶中滿是已經按比例調和好色粉、油脂等原料的鮮紅色口紅膏泥。

攪拌桶中滿是已經按比例調和好色粉、油脂等原料的鮮紅色口紅膏泥。

在和平鎮,記者走訪發現,制售假口紅在當地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一番試探后,租車行老板、滴滴司機、小吃店老板均向記者推薦了在當地做這種生意的“老板”。

一名為“陳文忠”的“老板”同意在車里與記者“接頭”:他帶的一個紅色塑料袋中裝了20多支YSL、Dior、蘭蔻、雅詩蘭黛、阿瑪尼等品牌的假口紅。“都是自家廠子產的”。陳文忠稱,風聲緊,第一次做生意的陌生人不會帶到工廠,“接頭”這種風險大的事情也是因為來人要的貨多才做。

為了打消記者顧慮,他讓人拍了兩段工廠工人包裝口紅的視頻。視頻中,幾百個“YSL小金條”口紅管放在框內,幾名工人戴著手套挨個查看冷凍成型的口紅管壁,看是否有膏體沾附,并最終包裝塑封。

“黑管TF25元;小金條限量版25元;MAC經典14元;MAC磨砂15元;愛馬仕43元;TF梅紅限量版26元;小銀條23元;紀梵希紅皮34元;紀梵希羊皮32元。”陳文忠報出了批發價。

相比于“陳文忠”,從事口紅制假生意的“哆哆美妝”、“cm化妝品”、“美婷美妝”幾家“老板”則較為謹慎,聲稱只能寄樣品看貨,不能見人。幾經兜轉后,“哆哆美妝”將裝有兩支MAC口紅的小包裝盒放在和平鎮一個名為“吳軍人樓房中介”的地方。

在該處,記者注意到,地上隨意放置著十余個未貼快遞條碼的包裹及黑色塑料袋。翻開其中兩個包裹和塑料袋,其中一個裝有二十余個雅詩蘭黛口紅,另外一個裝有三十余個蘭蔻口紅。

該處吳姓負責人起初聲稱并不清楚鎮上人放的包裹里有什么,“大家隨便放,行個方便”。但此后記者拿出“陳文忠”給的口紅樣貨后,他和前來取貨的另外一位男子開始看起了做工。稱做工不錯,比他們鎮上大部分人做得好。

記者觀察發現,“吳軍人樓房中介”疑為當地一個假口紅流通的集散地,每天下午至晚上,不斷有人前來送、取貨。無一例外,這些包裹均在外觀上看不出內容,只會標記簡單的字母和數字符號,送、取貨的人不會多加停留。

制假成本可低至幾毛錢,帶“防偽噴碼”

多名“老板”提供的樣貨中,包含MAC、Dior、YSL、雅詩蘭黛、紀梵希、蘭蔻、愛馬仕、TF等品牌熱銷款口紅,這些口紅正品價格從近200元到400多元不等。

如“紀梵希小羊皮口紅半啞光唇膏,306 法式紅”官方指導價345元;“TOM FORD 烈焰幻魅唇膏口紅,黑管15 WILD GINGER 肆意姜橘”官方指導價450元;“迪奧烈艷藍金唇膏傳奇紅唇優雅啞光口紅,999 傳奇紅唇”官方指導價330元。

制假者做出的TF口紅。

制假者做出的TF口紅。

但熟悉當地制假生意的前述馬姓老板及部分造假者聲稱,這些正品幾百元的品牌口紅在潮南區生產成本從幾毛錢到幾元錢不等。“普通貨更低,專柜貨5元錢封頂。”一位制假者說。

低廉的生產成本使得制假者獲得高額的利潤,不惜鋌而走險。

制假者做出的愛馬仕口紅,這些口紅成本從幾毛錢到5元錢不等。

制假者做出的愛馬仕口紅,這些口紅成本從幾毛錢到5元錢不等。

潮南區制售假口紅的線索也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警方偵查發現,以潮南區為生產源頭,當地制假分子在全國各地分別購進制作口紅所需的各類色粉、蜂蠟、油脂、香料等原材料以及壓粉機、吹瓶、口紅管、冷凝機、模具、塑封包裝機等器械,按照比例調和后加熱融化,打成膏泥灌裝,最終冷凍成型,包裝成正品銷售。

此外,制假者會通過一些隱蔽途徑,從一些品牌化妝品內部人員處獲知某一段時間市場上銷售的化妝品噴碼大概是什么號段,然后噴上與正品同步更新的噴碼。

記者調查發現,整個制假售假鏈條中,從生產到流通各個環節,分工明確。有專人負責買賣原材料、“打版”、開拓市場、生產、分銷。從潮南出來的假口紅,一般流向廣州白云、浙江義烏等地。

拿到貨后,“中間商”一方面是分銷給下游其他小的經銷商,另一方面自己直播、開網店銷售。在這個過程中,還會有專門的人做推廣。

公開資料顯示,我國是全球第二大化妝品市場,近年來市場規模年均增長率達10%以上。化妝品假冒偽劣和非法添加問題,是消費者關注的熱點。今年以來,國家藥監局四次通報,停止銷售了237個批次的假冒化妝品,涉及多個知名品牌。

而關于口紅造假的案例,近年來屢見不鮮。

2019年11月,浙江諸暨警方通過銷售末端的網店經營者順藤摸瓜找到位于廣州白云的假口紅生產源頭,起獲大批仿制Mac的口紅。2017年4月,南京市公安局破獲一起特大網絡化妝品造假案,查獲假冒成品4000余件,其中便含有多個知名品牌口紅。

良性健康的市場環境也為多方所期盼。

在監管層方面,國務院今年6月29日頒布的《化妝品監督管理條例》將于明年1月1日起施行。《條例》在打擊假冒偽劣和非法添加化妝品方面作出一系列新的規定,如要求化妝品生產經營者建立并執行進貨查驗記錄制度,保證產品的可追溯性。

此外,針對網購化妝品,考慮到線上交易模式具有較強的隱蔽性,為避免形成監管盲區,條例有關規定將化妝品質量安全的責任承擔主體落地。“誰的產品誰負責、誰銷售的產品誰負責。”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澎湃新聞記者 秦山 實習生 陸妍

相關新聞
人妻 高清 无码 中文字幕